郭川团队连夜出海 飞机救援因美军拒 - 阳光国际娱乐体育
阳光国际娱乐体育

    郭川团队连夜出海 飞机救援因美军拒绝加油搁浅

    新华社北京11月4日体育专电(记者马邦杰)郭川团队招募的4名法国水手夏威夷当地时间3日晚上聚齐后,连夜登上租来的渔船出海去回收无人驾驶的“中国·青岛”号帆船,并沿途搜救失联超过10天的船长郭川。  据郭川团队总经理刘玲玲介绍,第四名法国水手夏威夷当地时间3日晚上8点从塔希提飞抵檀香山后同其他三名水手会齐。晚上11点15分,他们乘坐租来的“贝蒂阿姨”号渔船出海。他们大约需要航行五到六天的时间才能抵达“中国·青岛”号所处的水域。  他们预计要航行1000海里才能找到“中国·青岛”号。郭川团队成员不知道郭川落水时发生了什么,也不知道帆船是否出了问题。刘玲玲说:“我迫切想知道三体船的情况,有度日如年的感觉。”  刘玲玲和另一位郭川团队成员夏威夷当地时间10月31日上午抵达至“贝蒂阿姨”号出海,在这段时间内,他们二人争分夺秒地工作,租到了船只,并紧急组建了一支主要由四名法国水手和三名“贝蒂阿姨”上的水手组成的海上救援队伍。  刘玲玲当地时间3日上午收到一个不好的消息。他们原定租借一架飞机出海搜救郭川,但需要到中途岛加油。他们利用各种关系,获得飞机在中途岛降落的许可,但岛上美国驻军拒绝向飞机提供加油,使用飞机搜救郭川的计划遭遇重大障碍。  “贝蒂阿姨”号在驶向“中国·青岛”号的航行途中,船上水手将轮流值班观察海面,寻找郭川。  截至记者发稿时,郭川失联已经超过10天。

    新华社北京11月4日体育专电(记者马邦杰)郭川团队招募的4名法国水手夏威夷当地时间3日晚上聚齐后,连夜登上租来的渔船出海去回收无人驾驶的“中国·青岛”号帆船,并沿途搜救失联超过10天的船长郭川。  据郭川团队总经理刘玲玲介绍,第四名法国水手夏威夷当地时间3日晚上8点从塔希提飞抵檀香山后同其他三名水手会齐。晚上11点15分,他们乘坐租来的“贝蒂阿姨”号渔船出海。他们大约需要航行五到六天的时间才能抵达“中国·青岛”号所处的水域。  他们预计要航行1000海里才能找到“中国·青岛”号。郭川团队成员不知道郭川落水时发生了什么,也不知道帆船是否出了问题。刘玲玲说:“我迫切想知道三体船的情况,有度日如年的感觉。”  刘玲玲和另一位郭川团队成员夏威夷当地时间10月31日上午抵达至“贝蒂阿姨”号出海,在这段时间内,他们二人争分夺秒地工作,租到了船只,并紧急组建了一支主要由四名法国水手和三名“贝蒂阿姨”上的水手组成的海上救援队伍。  刘玲玲当地时间3日上午收到一个不好的消息。他们原定租借一架飞机出海搜救郭川,但需要到中途岛加油。他们利用各种关系,获得飞机在中途岛降落的许可,但岛上美国驻军拒绝向飞机提供加油,使用飞机搜救郭川的计划遭遇重大障碍。  “贝蒂阿姨”号在驶向“中国·青岛”号的航行途中,船上水手将轮流值班观察海面,寻找郭川。  截至记者发稿时,郭川失联已经超过10天。

    新华社北京11月4日体育专电(记者马邦杰)郭川团队招募的4名法国水手夏威夷当地时间3日晚上聚齐后,连夜登上租来的渔船出海去回收无人驾驶的“中国·青岛”号帆船,并沿途搜救失联超过10天的船长郭川。  据郭川团队总经理刘玲玲介绍,第四名法国水手夏威夷当地时间3日晚上8点从塔希提飞抵檀香山后同其他三名水手会齐。晚上11点15分,他们乘坐租来的“贝蒂阿姨”号渔船出海。他们大约需要航行五到六天的时间才能抵达“中国·青岛”号所处的水域。  他们预计要航行1000海里才能找到“中国·青岛”号。郭川团队成员不知道郭川落水时发生了什么,也不知道帆船是否出了问题。刘玲玲说:“我迫切想知道三体船的情况,有度日如年的感觉。”  刘玲玲和另一位郭川团队成员夏威夷当地时间10月31日上午抵达至“贝蒂阿姨”号出海,在这段时间内,他们二人争分夺秒地工作,租到了船只,并紧急组建了一支主要由四名法国水手和三名“贝蒂阿姨”上的水手组成的海上救援队伍。  刘玲玲当地时间3日上午收到一个不好的消息。他们原定租借一架飞机出海搜救郭川,但需要到中途岛加油。他们利用各种关系,获得飞机在中途岛降落的许可,但岛上美国驻军拒绝向飞机提供加油,使用飞机搜救郭川的计划遭遇重大障碍。  “贝蒂阿姨”号在驶向“中国·青岛”号的航行途中,船上水手将轮流值班观察海面,寻找郭川。  截至记者发稿时,郭川失联已经超过10天。

    新华社北京11月4日体育专电(记者马邦杰)郭川团队招募的4名法国水手夏威夷当地时间3日晚上聚齐后,连夜登上租来的渔船出海去回收无人驾驶的“中国·青岛”号帆船,并沿途搜救失联超过10天的船长郭川。  据郭川团队总经理刘玲玲介绍,第四名法国水手夏威夷当地时间3日晚上8点从塔希提飞抵檀香山后同其他三名水手会齐。晚上11点15分,他们乘坐租来的“贝蒂阿姨”号渔船出海。他们大约需要航行五到六天的时间才能抵达“中国·青岛”号所处的水域。  他们预计要航行1000海里才能找到“中国·青岛”号。郭川团队成员不知道郭川落水时发生了什么,也不知道帆船是否出了问题。刘玲玲说:“我迫切想知道三体船的情况,有度日如年的感觉。”  刘玲玲和另一位郭川团队成员夏威夷当地时间10月31日上午抵达至“贝蒂阿姨”号出海,在这段时间内,他们二人争分夺秒地工作,租到了船只,并紧急组建了一支主要由四名法国水手和三名“贝蒂阿姨”上的水手组成的海上救援队伍。  刘玲玲当地时间3日上午收到一个不好的消息。他们原定租借一架飞机出海搜救郭川,但需要到中途岛加油。他们利用各种关系,获得飞机在中途岛降落的许可,但岛上美国驻军拒绝向飞机提供加油,使用飞机搜救郭川的计划遭遇重大障碍。  “贝蒂阿姨”号在驶向“中国·青岛”号的航行途中,船上水手将轮流值班观察海面,寻找郭川。  截至记者发稿时,郭川失联已经超过10天。

    新华社北京11月4日体育专电(记者马邦杰)郭川团队招募的4名法国水手夏威夷当地时间3日晚上聚齐后,连夜登上租来的渔船出海去回收无人驾驶的“中国·青岛”号帆船,并沿途搜救失联超过10天的船长郭川。  据郭川团队总经理刘玲玲介绍,第四名法国水手夏威夷当地时间3日晚上8点从塔希提飞抵檀香山后同其他三名水手会齐。晚上11点15分,他们乘坐租来的“贝蒂阿姨”号渔船出海。他们大约需要航行五到六天的时间才能抵达“中国·青岛”号所处的水域。  他们预计要航行1000海里才能找到“中国·青岛”号。郭川团队成员不知道郭川落水时发生了什么,也不知道帆船是否出了问题。刘玲玲说:“我迫切想知道三体船的情况,有度日如年的感觉。”  刘玲玲和另一位郭川团队成员夏威夷当地时间10月31日上午抵达至“贝蒂阿姨”号出海,在这段时间内,他们二人争分夺秒地工作,租到了船只,并紧急组建了一支主要由四名法国水手和三名“贝蒂阿姨”上的水手组成的海上救援队伍。  刘玲玲当地时间3日上午收到一个不好的消息。他们原定租借一架飞机出海搜救郭川,但需要到中途岛加油。他们利用各种关系,获得飞机在中途岛降落的许可,但岛上美国驻军拒绝向飞机提供加油,使用飞机搜救郭川的计划遭遇重大障碍。  “贝蒂阿姨”号在驶向“中国·青岛”号的航行途中,船上水手将轮流值班观察海面,寻找郭川。  截至记者发稿时,郭川失联已经超过10天。

    新华社北京11月4日体育专电(记者马邦杰)郭川团队招募的4名法国水手夏威夷当地时间3日晚上聚齐后,连夜登上租来的渔船出海去回收无人驾驶的“中国·青岛”号帆船,并沿途搜救失联超过10天的船长郭川。  据郭川团队总经理刘玲玲介绍,第四名法国水手夏威夷当地时间3日晚上8点从塔希提飞抵檀香山后同其他三名水手会齐。晚上11点15分,他们乘坐租来的“贝蒂阿姨”号渔船出海。他们大约需要航行五到六天的时间才能抵达“中国·青岛”号所处的水域。  他们预计要航行1000海里才能找到“中国·青岛”号。郭川团队成员不知道郭川落水时发生了什么,也不知道帆船是否出了问题。刘玲玲说:“我迫切想知道三体船的情况,有度日如年的感觉。”  刘玲玲和另一位郭川团队成员夏威夷当地时间10月31日上午抵达至“贝蒂阿姨”号出海,在这段时间内,他们二人争分夺秒地工作,租到了船只,并紧急组建了一支主要由四名法国水手和三名“贝蒂阿姨”上的水手组成的海上救援队伍。  刘玲玲当地时间3日上午收到一个不好的消息。他们原定租借一架飞机出海搜救郭川,但需要到中途岛加油。他们利用各种关系,获得飞机在中途岛降落的许可,但岛上美国驻军拒绝向飞机提供加油,使用飞机搜救郭川的计划遭遇重大障碍。  “贝蒂阿姨”号在驶向“中国·青岛”号的航行途中,船上水手将轮流值班观察海面,寻找郭川。  截至记者发稿时,郭川失联已经超过10天。